首 頁 科普工作站 科學大觀園 科普100問 科普大講堂 科普游楚天 健康咨詢吧 科學競技場 科普微直播 科學辨真偽 天天科普
當前位置:科普湖北云 > 科普大講堂

為什么驚恐發作時會有一種“自己快要死掉”的感覺?

發布時間:2021-04-21 09:52 來源:新浪科技

  如果你想在活著的時候體驗“仿佛快死去一般”的感覺,你其實有非常多的可靠選擇。比如,你可以在大熱天飛快地吃快餐;你可以整夜不睡覺,回想人生中的最大失敗,然后第二天乘著擁擠的公交去上班;你也可以連續幾天或幾周嘗試某些加油站出售的無監管壯陽粉;蛘,更簡單一點,一次驚恐發作就可以讓你仿佛“經歷生死”。驚恐發作的第一陣恐懼襲來時,非常非常多的人以為,他們會就此離開人世。值得慶幸的是,那只是他們的錯覺:驚恐發作不會真的要了你的命。雖然在驚恐發作時,這種安慰于事無補,但記住這一點總歸是好的。所以,我們請了數名相關專家,來說說為什么在驚恐發作時,你會有一種快要死掉的感覺。

  瑞秋·金斯伯格,哥倫比亞大學焦慮與相關障礙診所(CUCARD)助理主任

  當驚恐發作,來勢洶洶時,你會感到極度恐懼,甚至有種天崩地裂的感覺,你不禁會以為自己快一命嗚呼了。驚恐發作,歸根結底,就好比一場無堅不摧的生理與神經的感官及情緒的風暴,讓你陷入恐慌、思緒不寧和瘋狂地想要逃避自己尋求解脫的狀態。諷刺的是,盡管你感覺自己仿佛徘徊在死亡邊緣,但其實這恰恰是你身體的求生方式,或者說,這是你的身體對感知到的外在或內在威脅(比如演講、或對失敗的恐懼)的一種響應。

  墜入恐慌的感覺,會讓人無助,仿佛卷入不幸的萬丈深淵。有時候,對我們身體暗示的超級敏感性會加劇這種無助感,比如失控的沮喪和與自我或周圍環境的抽離。驚恐也會擾亂和破壞你的消化系統、增強或模糊視線、迫使呼吸急促,并引發胸痛、出汗、震顫以及四肢麻木等。換氣過度或短促的呼吸會讓你產生一種生命危在旦夕且情況急轉直下的感覺。從生物學角度來說,這時,我們的交感神經系統開始運作,打開閘門,讓腎上腺素涌入,來幫助我們與危險斗爭、來保護我們(通常的表現為呼吸加快、肌肉緊張),而我們的副交感神經系統和心理評估系統就像緊急噴水滅火系統一樣,試圖“撲滅”焦慮的熊熊火焰或降低焦慮程度。然而,有時候,這個緊急系統不夠強大或迅捷,無法立刻撲滅焦慮之火,而腎上腺素——盡管它可以起到促進和保護的作用,卻在系統中停留的時間比我們希望的更長。這往往會讓人擔心自己可能心臟病發作、昏厥或發瘋。生理和心理的綜合反應會讓你在瞬間體驗一回一腳猛踩油門同時又絕望地瘋狂踩剎車的驚險感。

  需要記住的事情是,即便我們仍有可能會在一段時間里受到驚恐和焦慮的殘余影響(因為我們的身體已經進化出隨時保持警惕并為未來的持續威脅做好準備的傾向),但我們也受到“驚恐引力”的保護。我們可以嘗試和擁抱這樣一個概念:我們的身體具有“平衡”或自我重置的能力,以確保這些感覺不會永遠持續。所以,驚恐發作后,掀起的波瀾終會恢復平靜。

  蘇·瓦瑪,紐約大學朗格尼醫學中心精神病學臨床助理教授

  絕大多數驚恐發作的癥狀都是生理上的癥狀。通常,在驚恐發作時,人們會有心臟病發作的感覺——呼吸急促、窒息、心跳加速、眩暈、胸痛、出汗、四肢麻木、潮熱、顫抖、惡心等。體內腎上腺素水平升高,杏仁核(大腦的恐懼中心)處于過載狀態。結果就是,失控的恐懼感——尤其是對死亡的恐懼——如潮水般洶涌而來。說白了,這是一個思維過程,而不僅僅是交感神經系統處于高度戒備狀態。于我而言,更糟糕的不只是一次性的驚恐發作,還有驚恐發作的二次影響——預期性焦慮。有過一次驚恐發作經歷的人,會擔心驚恐發作再次發生,尤其是在公共場合下。因此,他們會躲避公共場合,這會對個人和職業帶來嚴重限制。認知行為療法、藥物、冥想和放松都可以切實幫助緩解這種情況。

  克雷格·巴爾·泰勒,斯坦福醫學中心精神病學和行為科學榮譽教授

  驚恐發作是對我們基本生存機制的“濫用”。驚恐發作并不代表任何真正的人身危險,但其帶來的恐懼卻是十分強烈的,并使得我們想要“逃離”。驚慌的人會尤其關注一些如心跳加快等感受,這些感受愈發讓他們擔心情況好像真的不對勁;而有時候,換氣過度也會導致心跳加快等感受,進而讓人覺得呼吸困難或頭暈。驚恐發作有時與令我們感到恐懼的現實環境有關。但通常情況下,驚恐發作不會構成真正的危險。驚恐發作往往來得很突然,有時半夜將人從夢中驚醒。這些情況最為可怕,因為它們難以預測。我們仍舊不知道為什么(沒有其他心理健康癥狀)的人也會遭遇驚恐發作。幸運的是,驚恐發作往往“來得快、去得也快”,尤其是當人們提醒自己這只是“對恐懼的恐懼”的時候。不過,還是要提一下的是,驚恐發作有許多非常有效的治療方法。

  奧利維亞·雷姆斯,劍橋大學心理健康研究員

  驚恐發作可能是一個非?膳碌慕洑v。一連串的焦慮在你體內洶涌翻滾,你的心臟開始加速跳動,你開始冒冷汗。在驚恐發作期間,你可能會感覺失去控制,甚至感覺自己離死不遠了。這其中可能有多個原因。當你感到恐慌時,將你淹沒的焦慮和恐懼感會觸發“戰斗或逃跑”的反應——這是你身體對感知到的危險做出的一種反應方式。你身體的自我保護機制,使得你呼吸加速、心跳加快、刺激腎上腺素產生并導致血糖水平升高。

  通常,這種“戰斗或逃跑”機制發生于你面臨感知到的危險之際,比如在叢林中遇到一頭野獸,你的身體會準備采取行動——擊退威脅或選擇逃跑。但是,一旦威脅或危險消失,你的身體也會慢慢平靜下來,一切都會逐漸恢復到遭遇危難之前的狀態。另一方面,在驚恐發作時,觸發“戰斗或逃跑”響應的原因可能并不明顯。你可能只是躺在沙發上看書,然后突然之間,你感受到一陣強烈的焦慮和恐懼。腎上腺素被釋放;你可能會感到頭暈目眩,或者呼吸變得急促起來,這些都會讓你感覺仿佛被死神扼住了咽喉。

  即便驚恐發作可能來得毫無征兆,但是依然有一些基礎因素可能與恐慌有關。慢性壓力過大、某些疾病或生活中的巨變(如失業、關系破裂等)都可能會與驚恐發作有關。

  大衛·H·巴洛,波士頓大學心理學與精神病學榮譽教授

  恐慌,說到底,就是我們的基本恐懼情緒的突然而又強烈的體驗。我最近的一位男性患者遭遇的典型身體癥狀包括無力感、惡心、嚴重的眩暈、視線模糊以及心悸。這位患者當時嚇壞了,以為自己命不久矣,于是連忙讓他的朋友打電話叫醫生。另一外女性患者遭遇的癥狀包括呼吸短促、胸痛、喉嚨哽咽以及不真實感。她以為自己患上了腦瘤,大腦正逐漸不聽使喚。但是,假如你正面臨實實在在的恐懼,你就不會認為這些身體癥狀是死亡前的征兆;相反,你會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令你恐懼的對象上,可能是你過馬路時沒有注意到的一輛朝你疾駛而來的汽車,或者是你在林間小路上散步時突然闖入你視線的響尾蛇。事實上,無論是真實的危險還是驚恐發作,由此觸發的恐懼所引起的癥狀幾乎是一致的。在這些情況下,這些癥狀純粹是讓你的身體警戒起來,應對危險,要么加速逃跑,要么——如果逃跑行不通的話——奮起反擊。

  換句話說,這些癥狀其實是你的非常靈活的“戰斗/逃跑”反應。這在受到威脅時,可以提高我們的生存機會。但是就好比自然憎惡真空一樣,你的思維也無法容忍這種無緣無故的、始料未及的劇烈情緒反應,于是你下意識地假想出一些緣由。幾乎無一例外地,經歷驚恐發作的人們要么以為自己快要死了,要么覺得自己“正失去理智”,進而慌忙尋求急救。

  雖然大多數人在高壓之下有時會驚恐發作(這種情況稱為“非臨床”驚恐發作),但有些脆弱的人則會發展成為驚恐癥,驚恐發作的頻率和強度以意想不到且難以預測的方式增加。對于驚恐癥患者,大多數情況下都存在有效的心理治療方法,并且療效持久。這些簡短的認知行為療法直接關注垂死或發瘋的錯誤歸因,并提供對強烈生理癥狀更為準確和理性的解釋。

  芭芭拉·米爾羅德,阿爾伯特·愛因斯坦醫學院精神病學教授、PRIME心理治療研究主任

  當驚恐發作時,它會觸發一種生理反應——“戰斗或逃跑”反應,去甲腎上腺素和腎上腺素涌遍全身,正是這個過程導致了一些身體癥狀:眩暈、頭昏、心悸、胸痛、呼吸短促以及胃腸道癥狀等等。覺得自己將要死去的想法,其實是對這些癥狀的解讀,是一種幻想。當一個人說“我的天吶,我不能呼吸了,我要死了”的時候,其實是這樣的:如果這人是哮喘患者,那么事實是:“我不能呼吸了,我哮喘發作了”——驚恐發作也可能引發哮喘;這是驚恐癥的常見合并癥之一。但實際上,驚恐發作本身不會要了你的命。

  幸運的是,驚恐癥具有很高的可治療性。我們有上百萬種不同的有效治療方法——藥物、心理療法等等。因此,如果你驚恐發作,立即治療,因為預后良好。如果這種治療方法不起作用,那就嘗試其他方法。

編輯:徐菁
友情鏈接

鄂ICP備13005063號-4

忘忧草在线观看视频破解版